• 贬为侧室?我改嫁将门做主母!

    贬为侧室?我改嫁将门做主母!

    猫别躺了| 古代言情|连载中

    小说《贬为侧室?我改嫁将门做主母!》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猫别躺了”,主要人物有姜琮月赵秀雅,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从前你们的账都是怎么算的?”“侯爷有所不知,从前是夫人管账,自然是夫人看着;再从前是老夫人管账,就是老夫人看着。”李延德心知赵秀雅没读过什么书,字也认不明白,叫她盯着算账是不可能的,一阵糟心。要把这烂摊子甩给亲娘,又拉不下脸。再看了看往年的账本,姜琮月进府以前账都是乱糟糟的,她进府之后竟还扭亏为盈...

  • 这个系统有点溺爱了

    这个系统有点溺爱了

    蓝色鲸| 古代言情|连载中

    古代言情《这个系统有点溺爱了》,主角分别是秦潇舍新,作者“蓝色鲸”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天微明,秦潇一个净身诀就收拾好了自己。“系统,可以了,传送吧。”她在脑内说道。话落,脚下生起了层层叠叠的阵,一个闪光间,就来到了山腰的竹林。这几天在选新弟子入内,人头涌动,人声鼎沸。秦潇往前走,在队伍末尾排队。她不是很想和别人交流,一身黑衣,还带着斗笠,她希望这些装扮有上辈子耳机的功效,看到就别来和...

  • 伊索卡尔的玫瑰

    伊索卡尔的玫瑰

    嘟嘟的金色头花| 古代言情|连载中

    《伊索卡尔的玫瑰》是作者“嘟嘟的金色头花”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罗薇儿霍西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这倒不是罗薇儿想要碰瓷,虽然她身体素质在星际时代各种强健药剂还有平时锻炼下己经算是很强壮了,奈何刚经历过时空转换,再加上冻了很久,身体整个都反应不过来。哐的一声,奔跑中的小男孩停了下来,又跑过来看罗薇儿。罗薇儿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被撞到肚子一下子蜷缩起来,额头上都是汗珠。穿着破破烂烂兽皮袄子的小男孩...

  • 麻了!师妹道心太稳固,师兄抱头哭

    麻了!师妹道心太稳固,师兄抱头哭

    爱吃香菜的垂耳兔| 古代言情|连载中

    《麻了!师妹道心太稳固,师兄抱头哭》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姜竹玄寂,讲述了​玄寂和姜竹死死地揪着他的一截衣领。“四师兄,我们又不杀人放火,你这么惊恐干什么?”“四师弟,同呼吸共命运啊,我们怎么好抛下你一个人呢。”禅心满脸狰狞,一副打死也不干的模样,“放开我放开我,下山是违规的,被发现要关禁闭塔,我不下山。”“嘘嘘嘘,你别喊...

  • 系统驾到,我乃最强仙皇之资

    系统驾到,我乃最强仙皇之资

    逆海的虫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

    《系统驾到,我乃最强仙皇之资》是作者 “逆海的虫子”的倾心著作,李源张项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然而就在他身后,—道月光突然之间拉长那种危机感瞬间被放大无数倍但,那道光影太快了,没等他反应过来,—把锋利的匕首就直接刺穿了他的咽喉他想要发声预警,但喉咙中却在向外喷射血液,什么也发不出来身躯缓缓倒下,生机溃散与此同时,其他的房舍里面都如出—辙每个房间都有两到三名光使之影隐匿,保证了绝杀,不让这些人发出任何声响他们到死不会想到,才刚刚入驻皇城第—晚就被李源派人来刺杀他们八个化元境...

  • 一人之下:开局传承灭世天灾

    一人之下:开局传承灭世天灾

    林小闲| 古代言情|连载中

    网文大咖“林小闲”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一人之下:开局传承灭世天灾》,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秦风陈朵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这毒很厉害,它是用很细致,很微小的炁来驱动的,即便离开人体仍然会保留一定的毒性,不过不直接接触的话就没有影响。”看来有人受伤逃到了这里,还中了毒。异人,以制毒闻名的,秦风立刻能想到的就是苗部与唐门。只不过苗部更多用蛊或者药物,而唐门则更注重炁的应用,有时候也结合机关...

  • 穿越明朝当少爷

    穿越明朝当少爷

    爱吃白木耳粥的欧阳靖| 古代言情|连载中

    《穿越明朝当少爷》,是网络作家“叶轩黄西”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叶大哥,你脸色不好,难道有心事?”“叶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赵元跟李隆关心的问道。“你们告诉本少爷,在这个时代出人头地,除了读书考试以外,还有别的出路了吗?”“没有。”两人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叶轩...

  • 天道爸爸竟是大佬的客户

    天道爸爸竟是大佬的客户

    花生逗| 古代言情|连载中

    《天道爸爸竟是大佬的客户》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花生逗”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柳玉月落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天道爸爸竟是大佬的客户》内容介绍:第一章七月十五,中元节,鬼门大开,零点刚过,荒漠之洲平地出现了一座西合院,院子周围的蔷薇瞬间开放,院里灯火通明,门自动打开,门口灯笼瞬间亮起,远处步履蹒跚的走来一位蓬头垢面,身上的铠甲己破乱不堪的男人,他看着近在眼前的西合院,眼里终于不再灰暗有了光,他终于找到了,仿佛瞬间有了无穷的力量坚定的朝西合院大门走去,来到门口朝门内的管家拱手道:“烦请带路,叶知有事求见仙子”管家面无表情的转身往内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