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霸道总裁> 什么,我的歌都被国家征用了?

>

什么,我的歌都被国家征用了?

杨辰著

本文标签:

霸道总裁《什么,我的歌都被国家征用了?》,主角分别是杨辰黄秀光,作者“杨辰”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 民乐专业的杨辰,本想着继承爷爷的遗志传承和发扬龙国民乐,却不想他创作的歌曲遭到了疯抢。  一首《少年龙国说》成为全国中小学的校歌。  一首《星辰大海》成为龙国航天局的宣传曲。  一首《万疆》成为春晚的宣传曲。  ……  多年之后,面对记者的采访。  记者:杨辰先生,请问您怎么看待您的很多歌作品被官方征用了呢?  杨辰:我也很无奈呀,我就只是想传播一下民乐而已,谁知道他......

来源:qwwrkbd   主角: 杨辰黄秀光   更新: 2024-02-04 22:43: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霸道总裁《什么,我的歌都被国家征用了?》,由网络作家“杨辰”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杨辰黄秀光,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说的对呀!我就是吃亏在不会作曲上,但是作词简单,实在不行生搬硬套,那也算是半原创了呀。”……从这些选手的讨论中就能看明白一件事,他们的目标是赢比赛,至于怎么赢,他们都不在乎,只要能赢,他们就愿意尝试。而杨辰跟他们的想法截然不同,他想的是利用参赛的机会向观众们展示唢呐等传统乐器真的很好听,这些乐器...

第25章 什么叫国风型摇滚啊


吃完饭回来,其他选手都在热论王恩喜改编的《半生雪》。

“没想到他重新填的词这么好,原本一首柔美的情歌,竟然变成了铿锵有力的主旋律歌。”

“有一说一啊,我觉得他这个办法挺好,至少能拿下一半的原创分。只要把歌词往主旋律方面靠近,评委们肯定不敢给低分。”

“说的对呀!我就是吃亏在不会作曲上,但是作词简单,实在不行生搬硬套,那也算是半原创了呀。”

……

从这些选手的讨论中就能看明白一件事,他们的目标是赢比赛,至于怎么赢,他们都不在乎,只要能赢,他们就愿意尝试。

而杨辰跟他们的想法截然不同,他想的是利用参赛的机会向观众们展示唢呐等传统乐器真的很好听,这些乐器可以融入现代音乐,并不像很多人说的那样过时啦,没人听啦。

本来王恩喜已经可以回家了,但是因为周疏影还没比赛,他就留下来没走。

看到王恩喜来了,其他选手又上去一顿拍马屁。

但是王恩喜不稀罕他们拍马屁,他就想在杨辰面前显摆。

因为王恩喜觉得在厉害的对手面前显摆才能显示出他的牛逼,而且周疏影似乎喜欢杨辰,他就更要把杨辰比下去了。

“杨辰,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啊?你是55号吧?很快就到你了。”王恩喜笑着说道。

杨辰笑着点点头,道:“还行,准备好了。”

随后,王恩喜又假惺惺地说道:“他们都说我的作品很好,但是我觉得我的作品在你面前就不值一提。我敢肯定你下午一定能拿出来让所有人都惊叹的作品。对吧?”

说别的东西,杨辰可能没那么自信。

说到作品,他有百分百自信可以吊打其他选手。

而且一看王恩喜那一副绿茶样就知道他在故意显摆,杨辰当然不会给他留情面。

“当然,作品不好,我是不会拿出来的!”杨辰笑着回道。

想装逼去找别人,别来找你辰哥装。

王恩喜心想:“你小子真嚣张!能做出来一首《少年龙国说》已经很难得了,我就不信你还能做出来第二首能与之媲美的歌曲来!”

……

快到两点的时候,终于轮到杨辰登台表演了。

杨辰:“评委老师好,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们好。我是55号选手杨辰。”

薛嵩:“兄弟,又看到你了。你上午看比赛没有?有位选手改编的《半生雪》很好听,跟你的《少年龙国说》都是一个类型的作品。”

杨辰点点头,道:“看了,他重新填的词确实不错。”

张仁哲:“那你会觉得有压力吗?我觉得他会是你的强大对手。”

杨辰摇摇头,道:“我的对手只有我自己,我从来没把其他人当成自己的对手。如果我输了,那一定是输给我自己了,不是输给别人。”

“哇……”全场一声惊叹。

这家伙好嚣张呀。

陈兴涛不屑一笑,道:“兄弟,你很嚣张啊!做人还是要谦虚一些比较好。”

杨辰:“我觉得过分谦虚就是在装逼了。”

“哈哈……”全场爆笑。

那云:“所以,你觉得你一定是冠军吗?”

杨辰:“我没觉得我一定是冠军。我只是说我可能会输,但是我不会输给别人,一定是输给自己了。比如我挑战了超出我能力范围的高难度作品,或许会表现不好而被淘汰。但是,如果只是单纯地为了应付比赛,我不会输给任何人。我来参加这个比赛,不是单纯地为了出名或者夺冠,而是为了宣传民乐器,让大家知道这些并不过时,也没有被淘汰。大家之前听的少,那是因为别人没有能力用这些乐器创作出来让大家喜欢的作品。而我就是要向大家证明,传统民乐器就像郭大刚的相声一样,稍微改变一下就能被现在的人喜欢。同时我也想对传统民乐器的表演者们说一句,不要墨守成规,大家应该开动脑筋多创新。作品好,观众能听得出来,他们会喜欢。作品不好,光靠民族情感和道德绑架是不可能把这些传统民乐发扬光大的。”

观众们。

“哇,这家伙很嚣张啊!他以为自己是谁呢?”

“但是我觉得他很有理想和抱负啊!不管他能不能成功,但是我觉得他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们应该鼓励他,没有人去做这些事,这些传统民乐早晚会失传。”

“就是,我们现在已经失传了很多国粹技艺,再没有人能拯救传统民乐,早晚也是失传的结局。因为现在不是以前了,以前就算没人听,靠种地啥的也能活。现在没人听,那就没饭吃,没饭吃谁还继续学习和传播啊?尤其是现在的孩子都学什么钢琴,小提琴,有几个会把唢呐这样的乐器当成兴趣和艺术特长来学习的呀。”

“我关注他了,不管他能不能成功!”

……

走廊里,周疏影看着杨辰自信的样子,嘴角露出了微笑。

她的梦想是把京剧等戏曲唱进人心,让现代人喜欢。

杨辰的梦想是把唢呐等民乐让现代人喜欢。

俩人的梦想本质上没有区别。

比赛现场。

张仁哲:“我觉得你很有胆识和想法。不管能不能成功,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做。那你今天要表演什么节目?”

杨辰:“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首原创的《凉州词》。”

薛嵩:“哎呦,用古诗词做歌词吗?”

杨辰:“对!一部分歌词是用到诗人王之涣的《凉州词》里的句子。”

那云:“那就是国风咯?”

杨辰:“国风与摇滚结合,国风型摇滚!”

“哇……”观众们再次惊叹。

陈兴涛:“摇滚?开什么玩笑?你还是用唢呐啥的作摇滚风?”

杨辰:“对的!”

张仁哲:“那你怎么想起来作这首歌的呢?”

杨辰犹豫了,因为他担心芒果齁甜组合的粉丝会网暴他。

犹豫几秒钟之后,杨辰觉得也没必要说谎,是什么就是什么。

杨辰:“前些天我去超市买东西,看到一个小鲜肉组合表演节目,其中一个在表演过程中手指划破了皮,他居然嗷嗷哭了起来,还嚷嚷着要去医院,他的队友也跟他搞得好像生死离别一样,他的粉丝们也都心疼的哭了。我就想如果龙国的爷们都这个样子,将来谁来保护我们的国家?所以,我想作一首豪迈的歌曲,希望龙国的爷们都能硬起来。然后我进了超市听到有些年轻人在议论《少年龙国说》,他们觉得唢呐等乐器不符合现代人的口味,没法满足现代人的需求。经过一番思考之后,我就作了这首《凉州词》。我就是要用唢呐等民乐作成摇滚风,我要让大家看看传统民乐到底能不能满足现代人的口味。我就是要做一些硬气的歌,唤醒龙国男儿体内的龙的传人的精神。”

现场一阵惊叹,有些喜欢芒果齁甜的女粉丝已经不淡定了。

“这家伙,好过分啊。为什么要拉踩我们家哥哥?”

“可是受伤了就应该去医院啊。他是明星,不能用普通人的眼光去看待呀。万一留疤了怎么办?”

“本来很喜欢他的,没想到他是个小黑子。哼!不喜欢他了!”

……

那云:“说的好!杨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我也觉得现在娱乐圈小鲜肉,娘炮盛行,就应该有人出来改变这些。”

薛嵩:“这是能播的吗?导演还是把刚才那段话给剪掉吧,不然他还没开始就要承受巨星的压力了。”

张仁哲:“我也觉得该剪掉,我们知道就行了,没必要让观众们都知道。”

一旁的陈兴涛脸都气绿了,他感觉杨辰就是在内涵他啊,因为他就是小鲜肉娘炮的代表。

那云:“我们耽误太多时间了,来吧,让我们听听你的这首国风与摇滚结合的《凉州词》到底怎么样。”

工作人员把乐器已经准备好了。

杨辰走到鼓前做好准备。

这首歌是杨辰精心制作出来的,特意融入了鼓,唢呐等民乐器。

曲子以鼓声开场,从一开始就给人一种苍劲豪迈的感觉。

鼓声过后,杨辰拿起了琵琶弹奏起来。

那云:“哎呦,他用琵琶弹出了吉他的感觉。”

张仁哲:“人才啊!这个开场有点东西,我想听下去!”

薛嵩:“听曲风应该是西北民乐的问题,这个对嗓音要求很高,一定要唱出来那种沧桑豪迈的感觉啊。这可不是一般的摇滚,光靠吼就行,这个要浑厚沧桑才行啊。他这么年轻,他行吗?”

杨辰:“寒沙莽莽风打边,劲草低头丘连绵。”

薛嵩:“哎呦,可以啊!我小看他了呀!”

那云:“这要是把他的脸遮住,我还以为是崔健来了呢。就是这个嗓音,就是这个味道,这就是属于龙国风的摇滚啊。”

杨辰:“月儿空照千里酒,抬头遥望北飞雁。”

这里有一个猛地提高音调的变化,让歌词听上去更加有气势。

张仁哲:“哇哦!漂亮!”

观众们也都鼓掌表示称赞。

接下来就是王之涣《凉州词》里的诗句了。

杨辰:“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凤不度玉门关。”

杨辰:“哎嗨哟,哎嗨哟!哎嗨哟,哎嗨哟……”

这一段过度之后就是琵琶独奏,毕竟杨辰不仅仅是要唱歌,更重要的是要展现传统民乐器的魅力,必须要有不同乐器独奏的片段。

观众。

“有点东西啊!”

“我刚才听到他说那些,我还觉得他有点托大。现在看来他是真的有能力,所以才敢说出那些话。”

“我靠!民乐还真能做出来摇滚的效果呀。看来以前我确实是误解那些传统乐器了,不是乐器不行,只是玩乐器的人不行。”

……

接下来把刚才的歌词再唱一遍,但是唱到“哎嗨哟”这里,杨辰就不再演唱,用的是提前录制好的演唱,此时他立刻拿起唢呐,该是展现唢呐魅力的时候了。

这一段歌词唱完,仍然给唢呐一段独奏的片段,彻底将气氛给推到高潮。

“喔!好听!”薛嵩鼓掌喊道。

现场的观众们也跟着鼓掌叫好。

薛嵩又听嗨了,站在椅子上随着唢呐的节奏攥紧拳头跟着“哎嗨哟”。

那云和张仁哲也站了起来,一边鼓掌,一边叫好。

陈兴涛就显得跟其他三位评委格格不入,只能被迫站起来也跟着拍手。

那云:“谁说唢呐只有农村人才听啊!如果唢呐都是用这种方式演奏,所有人都愿意听!”

张仁哲:“我刚才还觉得他说话有点嚣张,但是现在看来他一点都不嚣张,我甚至还觉得他有点低调了呢!”

“哈哈……”

那云,薛嵩,张仁哲,一起大笑,陈兴涛则一脸不服。

歌词唱完,杨辰又来了一段琵琶独奏作为结尾。

当最后一个音符弹出去,杨辰向全场鞠躬谢幕。

观众们立刻给出了积极评价。

“好!”

“好听!这个真的好听!未来一个月,单曲循环曲目有了!”

“这是目前表现最好的一个选手!”

“上午我觉得那个改编《半生雪》的选手挺好,但是这么一比较,他就不值一提了。”

小说《什么,我的歌都被国家征用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什么,我的歌都被国家征用了?》资讯列表: